夜色吧app

(为黄金盟主、停车厂的痴汉加更 6 / 20 )

直至这一场大雨滂湃而落,溅洒整个天地。那幽幽之声才没有再次响起。

大雨而落,落在楚程的身上,同样也落在了那宫装女子身上。

楚程看到面前的宫装女子眼眸成红,有水珠顺着眼眸而流,不知这是泪、还是这雨水的侵染。

他的问语,那女子没有任何回语,只是静静的树下而立,抬头与他对望。

大雨滂沱,瞬间染湿了女子的宫装,妙曼的身影隐现,红杏微露。

但楚程此刻没有半分心思去注意那春色,也没有去疑惑为何会出现在这画中。

他一直盯着那一张脸,那一张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脸。

“是你…你为何…会在这里……”

女子没有回语,只是那双眸更加的红了,眼角便那流溢的水滴也更加徒剧。

“你…终于来了。”

直至过了许久,宫装女子才低声开口,带起了情绪。

暖冬清纯灵动美女手捧苹果纤细身形图片

这是激动,像是在等待无数年的人儿,终于回到了这里一般。

只是她无法行走,也无法行动。像是有一股无形的力量,将她禁锢住了。

有风自后方拂来,再起涟漪、那一道隐匿的气息波动再次来临。

便是瞬间那雨不在、万里乌云消。出现是秋风卷起片片红叶,如焰火点燃、耀照山河,也褪去了站在此方天地二人的湿衣。

“你…终于来了……”

女子依旧低声开口,重复着原先的话语。

虽然这宫装女子依旧重复着原先的话,但他心中依然如天地崩塌、灭世威荡,一颗心脏剧烈响动。

这一张脸,是他熟悉的面孔。在看到这女子面孔的那一刹那,脑海中瞬间出现了一张倔强的小脸,那单薄的身躯。

虽说有些不同,但还是能看出…这二人之间样貌一般无二。就连气质都是相同。

宫装女子双眸红润、被泪水染湿,在低声中哭泣,却又是挺直了身躯,现心底深处那最后的一抹倔强。

“徐敏……”

“徐敏!”

这宫装女子的样貌,赫然是他门下四位学子之一的徐敏。

恍惚之间,楚程脑海中出现了一副画幕。那是他刚入人世七域,在大罗域中、四级修真国魔土中遇见一名女子,也叫徐敏。

也在那时,他遇见了东方不败。

因之见过一面,在岁月之中、记忆已经模糊。但在这一刻,这本已埋忘在心底暗处深渊的记忆再次卷土而来。

那个黑衣女人的样貌,赫然与他门下那一位学子相同。

“徐敏…这只是巧合…还是……”楚程心中震惊,这世上竟会有相同的人,甚至不是二人,而是三人。

相同之人…楚程又想到了自己。楚木生,楚妄..与他自己。不正是同样的人。

“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!”楚程强行压住心中震动。

他可以确定,这宫装女子不是徐敏。因这女子出自这玉碗中。而这玉碗存在的岁月已久,历经过沧桑,这岁月已经无人而知。

“你究竟是谁?”楚程深吸了口气,对视着这宫装女子再次开口。

语落之间。天地在起涟漪。这秋风不在。那已枯的树,已开满茂叶、蝉鸣声声不止。

“你终于…来了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楚程眉头一皱,这宫装女子的目光虽然落在自己的身上,但似乎并是看着自己。

他想了想,缓步向着前方走去,来到这女子面前、缓缓伸手向其触碰而去。

却只是荡起一阵涟漪。

楚程无法触碰这个女子,他的手直接穿过了女子的身躯。

突然之间,春雷咚震,万物复苏。那女子双眸中的泪水不在,取代是眉间喜意、却又是眉间带着忧意。

“你来了……”

这一次终于不是重复的话语。

恍惚之间,楚程好似看到了一名白衣身影走到了女子面前。

只是背影,便是风华绝代。

当这白衣出现时,便是九天明月落。这世间能冠以风华绝代的人,在人世、只有古天舒一人。在这九天十地、唯有那个人。

“雪谣…前辈……”

这是不可言,是诸天之尊,万仙之主。

楚程没有想到,会在这里看到那一位。

他在这一刻,也知晓了。这方天地,真的只是一张画、记载着往昔的印记。

“进来……”

“进来……”

“我有话…要对你说。”

春风而过,楚程看到了在宫装女子身后出现了一个漩涡。这二道身影一同走进。

楚程面前没有了那宫装女子,只有身后一轮巨大明月高挂当头。又是听到一声轻叹。

“阻止他…阻止玄天君…这世上…能够阻止他的,只有你你。”

语落,便是狂风大起。

春风化意,转之而来的再是风雪。

一股强烈的吸扯再次袭来,卷起楚程的整道身影,陷入无底深渊中。

直至过了许久,楚程看了一抹白光。

天地茫茫,一片肃杀。这里埋葬着万骨。

那碧海、那大地、那星空。皆是一具具骸骨。

“玄天君!道祖身消前、是让你再兴四界。施展毕生所学,培养更多的战力,共同抵抗下一场灭劫。”

“而你却是背道而驰、以万族为祭。虽说九天诸君以你为尊,我等的使命、也是辅佐与你。但你此举,乱天下之罪。有违天道人合,不符九天之名。”

“虽说如今的九天之君、八劫之中只剩三人。但有我在的一天,便是轮不到你祸乱天下。”

楚程站在地上,仰天而望。双眸瞳孔顿时一缩。

他在高空看到了两个人。

一人站立在百万丈神兽青龙之上,身穿帝袍,面带一张半勾面具,有着睥睨天下之势。就算是这天也不入其眼。

“帝君!”

只是一眼,楚程就猜测出了那道身影是何人。这天下之间,除了那人,还能有谁能够拥有如此惊天气势。九天十地,世间万物、全静止在此人之静中。

在他看到另外一人时,双眸瞳孔再次一缩,心脏再次狂跳。

那是一名身穿红袍的青年男子,面带的同样是一张半勾面具,只是颜色不一,是为火红。

“炎天君……”

那一场红尘,那一世经历。那九天之君,那近乎相同之语。再次如雷震荡在脑海中。

“从师尊手里接过玄天君这个称号时,注定是背负着天下。我等九人一同经历八劫,除却小师妹之外,如今只剩你我二人。我等尝试种种手段,到头来还是沦做同样的下场,我还不如反其道而行,让这世间来一场大乱。”帝袍男子轻声一笑,再次开口。

“你我之间,终究是道不同。你若是执意阻止,那这世间将不会再有炎天君。”

语刚落,远方九轮明月降临此间,月华浩荡神邈。

剑气划破万古长空,寰宇染月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