猫咪在线新版官网入口

一直维持着“天车之痕”的仪式法术,安南的秩序法力也已经逐渐耗尽。

即使以安南四倍于标准模板的秩序法力值,他如今也只剩下了个底。大约只有四分之一不到的程度。

要到明天日出时,安南才能恢复法力。

保险起见,安南还是停止了与恩底弥翁的交流,飞回到了平台处。

随着安南的变身状态解除、他身后的两对翅膀自行化为光点消散,安南身上自动跟踪打码的圣光也一并消失了。

“陛下,先套上衣服吧。”

卓雅走过来之前便已将自己的外套脱下,在安南的“天车之痕”状态消散的第一时间,便将它披在了安南身上。

随后,她便原地开始布置简易仪式,将自己事先储存的一些应急物资取出。

安南对自己每次开大招的时候都会变身爆衣,已经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了。

他习惯了。

第一次爆衣与腐夫战斗的时候,那还的确有些羞耻、会蜷缩一下身体。但后来爆着爆着,就感觉不是什么大问题了……

毕竟自己又不是什么魔法少女,身体也没有什么疤痕或是淤青,更没有什么“冰清玉洁”的需求,男人的身体没有什么不能展示的地方。不如以闪闪挺胸抬头坐在黑泥中的霸气坐姿坦然处之。

学校石板路上的阳光少女图片

——丢弃了节操,人就会变强。

但卓雅显然不是这样想的……

她给安南披上衣服后,还狠狠瞪了一眼好奇的望过来的四暗刻。

四暗刻:???

他一脸懵逼的望向了目不转睛注视着安南的西酞普兰。……不是,我是男的啊?

为啥你瞪我,不瞪西酞普兰?

你没看到她毫不遮掩的在看你家陛下吗?

安南披上卓雅外套后的第一反应,是先仔细查看了一下三色权杖有没有发生损毁。

在看到先前因为“仪式法术:天车之痕”而光化的水晶球也自行变了回来、并且功能没有什么变化,才终于是松了一口气。

别的都好说,就是大小刚刚好、能完美的嵌在三色权杖里的水晶球咒物的确不太好找……

而这是,卓雅也终于翻出来了安南的那套备用衣服——安南的那件承众爱之人。

这就是以前那件银爵士的偏爱。之前与承灵僧贝尔纳迪诺的战斗中造成了些许损坏,被纸姬进行了修补与祝福。现在这件衣服除了袖口处有三道银色圆环之外,倒是与恩奇都的那件白袍相当接近。

见到自己爆衣之后还得再度穿上这身衣服,安南的表情也变得有些奇怪。

……下次会不会还是这件?

“话说……这头发好麻烦。”

安南低声嘟哝着。

他这次使用了“天车之痕”后,发现这个法术的确不错——这个姿态虽然比安南之前使用贤者之石的时候,进入到的能够使用真理之书的黄金阶形态要弱一些……却也同样能提前使用灵魂侧的部要素之力。

在刚刚的“局域网”交流中,安南使用了光辉与理解的要素之力。

安南的血脉要素……比如说,霜的要素就完没有反应。

但与之相对应的,安南灵魂中的其他要素之力……比如说智慧、美丽、严格、荣耀的要素之力,也都能进行提取。

尽管这次没有进行战斗,但安南也可以感觉到这个法术的好用之处。

它只有一个缺点。

那就是这个法术有点促进增发……

安南解除法术之后,他那像是光纤一般的头发、并没有直接消散。而是单纯解除了上面的光。

这足有两米长的银白色柔顺长发,在地上摊开、宛如滴落水银一般。

这让安南根本无法行动,只能拜托佐尔根先拦腰切断、回家之后再找发型师重新做一下头发。

“说不定这头发还能用于某种仪式呢。”

安南抱着不要浪费的心态,如此对佐尔根吩咐着:“把它先收起来吧。”

那可是仅长度就有一米五的头发——一般情况下,这种程度的发丝早就因为脱水而枯干、毛躁了。

然而这些因为法术效果而凭空出现的银白色发丝,不仅手感光滑如丝绸,甚至还有些半透明……或许与安南用光辉要素与理解要素浸染过有关。

披上白色的长袍后,安南便随手把吓到瘫成小饼饼的罗素捞了起来,揣进自己怀里。

他露出自己的左肩,向其他人询问道:“你们看得到这个痕迹吗?”

“……这个淡金色的符号吗?”

卓雅思索着。

倒是一旁的四暗刻脱口而出:“乌洛波洛斯吗?还是无限大?”

“那是无穷大,衔尾蛇的记号。”

西酞普兰吐槽道:“还无限大,你是要进化吗?”

“衔尾蛇吗……”

安南若有所思。

很有可能。

他们不是安南,肯定是无法与恩底弥翁交流的。没有光辉要素的话,这些北地贵族们根本无法知晓这光之蛹里面居然还有个人。

还是胎儿大小,就足有二十米高。

如此巨大的胎儿,若是真的诞生……那简直就是巨婴。

它若是长大。

那岂不是奥特曼?

恩底弥翁与蠕虫仪式之间并没有直接关系,北地贵族们知晓蠕虫仪式应该是在别的地方。不过这之间肯定是有联系的……不然他们不可能知道,圣骸骨萃取液可以强行激活惰性咒能。

他们得知咒能激活方法的地方,应该与他们得到蠕虫仪式、和他们得知黑岩咒窖仍然在正常使用的地方,是同一处地方——这个地方,或许还会有正义之心的线索。

虽然只有一瞬间的共鸣感。

但安南非常确定,“伯爵们”所使用的圣骸骨萃取液……就是“正义之心”的萃取液。

如果能顺着这个线索追过去。

那么安南就终于可以获得,他追求已久的“正义之心”了。

不过,他这傻儿子、或者说傻闺女……到底在自己身上留了什么东西?

安南稍微查看了一下,眼前浮现出了系统提示。

这竟然是个咒缚——

将生未生的恩底弥翁(永续型):你的左肩若是十三个小时内不见光,便会偶尔感到烙痛

效果:在你使用“仪式法术:天车之痕”、或以崇高假身等手段完激发“光辉”要素时,你或你的崇高假身的体型将会变为原始体型的八倍大

“8”乃光之极——恩底弥翁

……好、好奇怪的咒缚。

这个咒缚的诅咒与条件,看的安南一愣一愣的。

它既没有什么副作用、也感觉没有什么太大的作用——要素之力又不会根据体型变大而变强,都已经逼到变身了、那肯定不可能继续肉搏啊……

变成八倍大的巨人有什么用?

安南的第一反应是。

你小子莫非真是个奥特曼……